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订阅

文章

多姿多彩的绽放——任小蕾印象(作者:陈忠实)

时间:2016-5-3 10:02作者:秦野 阅读(771) 评论: 0秦野

内容简介: 第一次看任小蕾的戏,不是在她供职的陕西戏曲研究院的剧场,却是在中央电视台的荧屏上。她演的是碗碗腔折子戏《桃园借水》,通常更含蓄的说法是《借水》。
20120709090553.jpg
多姿多彩的绽放——任小蕾印象
文/陈忠实

    第一次看任小蕾的戏,不是在她供职的陕西戏曲研究院的剧场,却是在中央电视台的荧屏上。她演的是碗碗腔折子戏《桃园借水》,通常更含蓄的说法是《借水》。这折戏演绎的是崔护那四句千古绝唱的情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后两句是诗人再访时的失落和惆胀,而可供剧作家展开 想像翅膀的创作依据,仅仅只是回忆情境里的桃花掩映着的柴门,以及和桃花一样美丽俊俏的人面。剧作家以非凡的想像力,演绎出一折生动活泼缠绵不尽的爱情剧。任小蕾以她俊俏的扮相,精确细腻的一颦一笑、一招一式的表演,把一个率真清纯、情窦初开的村姑塑造得淋漓尽致惟妙惟肖,令人不仅欣悦,而且启迪思路眼界拓宽。我在老剧新戏里,看过皇家女子官家闺秀且不论,单是乡村女孩,多是傻头愣语简单无趣,像任蕾扮演的桃小春这样美好的乡村女孩,可以说是一个别开生面的艺术形象,意义更在纠正某些对乡村的浅薄和偏见。桃小春无疑成为戏剧舞台无以数计的女性形象中的“这一个”,不仅不会被湮没,也不会被覆盖。崔护如若有灵,当感知他在桃园难求再会的“人面”,正“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在一千多年后的舞台上,出类拔萃,赢得广泛喝彩。“这一个”独立的村姑桃小春的形象,是任小蕾树立到舞台上的,自然成为一个艺术形象的标法和高度。
    作为一个陕西地方戏曲演员,任小蕾获得成功的最根本途径,是精心打造刻画角色,创造出只属于自己的“这一个”舞台形象来,桃小春无疑是一个。其实,那些在观众中享有盛名的陕西戏曲演员,莫不如此,任哲中在《周仁回府》里塑造的周仁,达到一种臻于完美的境界,被戏迷和行家称为活周仁,也给再演这部戏的演员堆起一堵墙,观众戏迷总是拿他们心目中既有的任氏周仁,去评判别一个周仁演出者的得失或说长道短。任小蕾能打造出一个烙印着小任标志的桃小春,在三秦这块地方戏人才济济的、自然也颇挑剔的大地上,实非易事;同样不言而喻,一个深蕴表演艺术潜质和才华的地方戏演员任小蕾,脱颖而出了。
    更让我这个老秦腔戏迷钦佩的是,任小蕾在舞台上创造出年龄和个性差异迥然的多样性人物。一般来说,女演员有小旦、花旦、正旦、青衣、武旦,媒旦等之分,包括许多卓有成就的女演员,也只是工其一种或接近的两种旦角。然而任小蕾除了老旦和媒婆(旦),其它各种差别很大的旦角都扮演过,且演出了各种主要角色的特定个性。从人物类型上说,真是令人有点不可思议,《借水》里那个清纯率性人见人爱的桃小春自不必说,到获得国家精品工程奖的现代戏《迟开的玫瑰》里,却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养尊处优,贪图享受,趋追时髦令人讨厌的女孩宫小花,几乎无法让人联想到是桃小春的扮演者任小蕾。
    如果说桃小春是折子戏的角色,宫小花还不是《迟开的玫瑰》剧的主角,而真正让我看到任小蕾表演艺术巨大潜质的,是在近10部地方戏曲里塑造出一个个个性和命运迥然不同的女性形象。中国传统戏剧的经典悲剧《窦娥冤》,几乎被中国所有地方戏曲改编演出,豪壮激昂为底色的秦腔,不知被多少女演员创造出各自的窦娥。任小蕾在众多窦娥的影壁前知难而进,展示给观众一个新的窦娥形象,悲愤刚烈,忠贞不二,获得新老秦腔迷的认可,亦获得剧界专家里手的赞尝。作为一个优秀的秦腔演员,生动逼真的扮相一招一式的举手投足,还有优美的唱腔,都是丝毫不可或缺的基本本领,然而绝不是为技巧而技巧为绝招而绝招,更不是单纯的夸噪子。任小蕾的不凡之处在于努力理解剧作家文字创造的人物,把握人物的个性、气质、思想和操守,以及这个人物在情节变化和事件推进的重要过程中所发生的命运挫折,由此而导致的灾难或得意,欢乐或痛苦,据此琢磨出能准确传达和充分展示人物内心世界心脉气氛的招式和腔调。在窦娥赴刑场时,用小步、蹉步、云步等细腻的肢体动作,体现窦娥满腔冤情里无以表述的痛楚,直到震天撼地的“地哪”呼啸而出的时候,连同观众心头积聚的对黑暗邪恶势力的愤怒都呼喊出来了。此刻展现在舞台上的窦娥,确是观众心目中的窦娥而不是任小蕾了;这里的窦娥已经完成了一种质的升华,看似强大的得逞的邪恶,顿时变成虚弱如灰了;而看似弱小的迫害无助的窦娥,正义正道的强劲的翅膀倾刻间飞扬起来;一个鲜活的立体的窦娥站立在舞台上,也溶入观众的情感和心里世界。出演《西湖遗恨》里的李慧娘,任小蕾面临的难题与《窦娥冤》类似,这是一部比《窦》剧还要普及得多的传统经典秦腔剧目,从名角云集的西安到关中多个县的专业剧团,乃至无以数计的乡村业余剧团,都在演出《西湖遗恨》,说不清有多少个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专业和业余女演员,展示出各自心理上所理解的李慧娘。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这部名著里的李慧娘,成就了不至一个两个观众经久不忘的著名演员。任小蕾以她对李慧娘的精到剖析和深层理解,把自身投入并溶化到李慧娘的生活遭际和命运起落之中,调动优美的唱腔和独到的表演功夫,在眼前的无数个李慧娘面前,继而托出一个小任风彩的李慧娘来。李慧娘塑造成功,演员任小蕾也脱颖而出了。
    李慧娘在《西湖遗恨》里是以一个美丽的鬼来完成倾诉和复仇的,其实在观众的眼里和心里是一尊正义化作的女神。刚刚卸下这个女神一身白衣白裙素妆的任小蕾,摇身一变就成为一个为偷情而死依然要续旧情的面目颇为复杂的鬼了,这是《水浒》里被宋江杀死的那个作为荡妇淫娃的阎婆惜的后续演绎。小说写到阎婆惜被宋江怒杀即告结束,剧作家却把死了的阎婆惜的故事以鬼的化身延续下来,她想着她痴情并为之丧命的情夫,却发现情夫想另寻新欢,既辩不出她呼叫他的声音,更在招蜂引蝶的欲望里把她早忘记得一干二净了,她活捉了情夫。这里的阎婆惜已不是《水浒》里那个只呈显单色调的人物了,已演变发展为更复杂的一个新的女性形象了,在宋江的爱情天平上,她是颠复者背叛者,是被作者施耐庵鞭挞被宋江血刃的淫邪形象,到《活捉三郎》戏剧里,剧作家把谴责和讨伐的鞭子交到阎婆惜手中,惩罚的鞭梢落到一个更无廉耻亦无情义的男人身上。这个呈现出多面色调的复杂的阎婆惜,把握其心理演变的分寸和合理情,就给任小蕾的表演提出更高的要求,还有非演技方面的一道障碍,即《水浒》小说和电视剧在读者和观众心里其已形成的阎婆惜的固定影响,都需要任小蕾把复杂多面的阎婆惜既生动活鲜的树立起来,更要合情入理,才能被观众接纳。接纳了《活捉三郎》的阎婆惜,也就打破了读者心里原有的那个阎婆惜,把读者和观众的思维也拓宽了。我已无须再赞许任小蕾如何完成这个复杂角色的刻划塑造的过程,仅就连演不衰的热烈反响,以及由此而获得的多项大奖,就可以看到任小蕾表演艺术的潜质和可塑性之大了。
   《雀台歌女》是今人新编的秦腔历史剧,任小蕾受命主角来莺儿的创造。这个来莺儿的形象,不似窦娥,李慧娘,阎婆惜等角儿,既没有前人演出的高度性障碍,却也没有任何可资参考和继承的东西,一个对自己对观众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艺术形象,需得全凭自己来理解来刻划,成功了,将在秦腔舞台新添一个新的艺术形象,失败了,也就意味着来莺儿的夭折。
     这是一次别开生面的创造,也是独立自主的创造,是一种创造意义上的挑战。创造的意义上的诱惑,激发着任小蕾创造的热情,这应该是所有不甘平庸的艺术家共通的心理。《雀台歌女》是一部坚守与背叛的人格化戏剧。历史背景很宏阔,社会环境很复杂,复杂里的选择,就把操守者来莺儿置于一种凛峻的境地,尤其是面对敏惑而不乏奸险的曹操,更有负情又负义的佝生者王图——与来莺儿有爱情誓盟的人。王图不类同于传统戏里的任何一个负心汉,来莺儿更不似任何痴情殉情的女子。来莺儿重在对情的忠贞和坚守,对背叛者的轻蔑,对利益的不屑,更独特的是来莺儿的个性,背离抛却了常见的那种在遭遇背叛时的大悲大恸,一种深蕴的坚守不渝所显示的力量,成为来莺儿区别于一切悲剧女性的一个新鲜而又陌生的面孔。任小蕾创造来莺儿的成功,其意义既在她把一个新的人物形象推到秦腔舞台上,推到观众戏迷的欣赏视角里,也在她的艺术道路上完成了一次完全独立的个性化创造,这应该属于一个演员艺术成熟的标志。
     任小蕾演出过诸如简述许多个性差异很大,乃至品相相背的人物,甚至还演出过貂婵。貂婵和窦娥的距离当是南北两极,却由同一个人塑造出来,我自然想到任小蕾的艺术创造能力,用戏迷的话说,这人戏路子太宽了。任小蕾在对地方戏曲的领悟和阐发方面,也是具有令人惊羡的天性,秦腔自不必说,还有被称作北方黄梅戏的小剧种碗碗腔,眉户等,不是一般爱好唱唱而已,而是整本戏或折子戏的正经演出,且唱出独有的韵味,《借水》如此,眉户剧《梁秋燕》亦如此,呈现出多姿多彩的绽放。
     作为一个陕西地方戏曲的老戏迷,眼见着现代流行娱乐形式挤压传统的地方戏曲,眼见着那些地方戏曲的令人神魂迷醉的功勋演员一个个谢世,真诚期待有新的演员出世,在继承的基础上展示新的创造,这是地方传统戏曲发展的关键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为任小蕾的现在和未来,重重地持久地鼓掌。
                                                                                                                                                                                                                                    2007年3月20日于二府庄
640.webp (2).jpg
640.webp.jpg
640.webp (1).jpg

刚表态的朋友 (0 人)


上一篇:今人演古古亦今(作者:任小蕾)下一篇:勇于探索 不断革新(作者:任小蕾)
推荐阅读
李正敏
李正敏
李正敏先生,学名正堂,字艺华,著名秦腔青衣演员。在攀登秦腔艺术高峰中,创立了‘敏
任哲中、苏蕊娥《花亭相会》全折
任哲中、苏蕊娥《花亭相会》全折
宋时,高文举得中状元,奸相温通慕其才,强招为婿。高文举不忘发妻张梅英恩 ...
艺苑英华---贠宗汉
艺苑英华---贠宗汉
贠宗汉是陕西省戏曲研究院主要演员,咸阳市人,一九四〇年生。少年时代就很爱看戏,街
艺苑英华---肖玉玲
艺苑英华---肖玉玲
一九五七年,秦腔传统戏《火焰驹》被拍成电影,发行全国,已故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苏育
艺苑英华---任哲中
艺苑英华---任哲中
任哲中是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秦腔团的主要演员。 一九二五年隆冬时节,他出生于陕西
艺苑英华---肖若兰
艺苑英华---肖若兰
西安市和渭北一带的观众,对肖若兰这个名字是十分熟悉的。她的拿手好戏首推《藏舟》。
精彩图片
  • 李正敏
  • 任哲中、苏蕊娥《花亭相会》全折
  • 艺苑英华---贠宗汉
  • 艺苑英华---肖玉玲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扫描二维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