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73|回复: 1

秦腔传统折子戏《三回头》

[复制链接]

659

主题

8098

帖子

2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06914
发表于 2019-3-26 18: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秦腔传统折子戏
                                                      《三回头》
      说 明
  《三回头》是戏曲作家孙仁玉先生遗作之一。剧本通过吕蓉儿因劝其夫许升改邪归正,引起一场婚姻离合的民间故事,细致的塑造了一个忠贞智慧的乡村少妇,一个经劝回头
的浪子,和一个先固执而后随和的老人等三个具有个性特色的人物形象。
  全剧主题思想积极朴实,有一定的教育意义。更由于它的结构短小精悍,形式唱做兼备,生活气息浓厚,因此久为群众所喜爱,是秦腔折子戏中比较优秀的传统剧目之一。
  此剧根据陕西省艺术研究所保存本选编,在选编过程中,除了对低级庸俗的用词和不健康的词句作了删补,并对剧中个别唱段的韵辙,也借便作了一些顺通外,其它基本保持
原作面貌,谨此说明。
  (田 夫 选编)

  人 物
  吕蓉儿 小 旦 乡村少妇。
  许  升 小 生 蓉儿之夫。
  吕鸿儒 老 生 蓉儿之父。
  吕宝童 幼 生 蓉儿之弟。

  〔吕鸿儒引宝童上。   
  吕鸿儒 (唱慢板)
          实可怜我女儿太得薄命,
          配了个坏女婿名叫许升。
          又吸烟又赌钱不务其正,
          叫老夫思想起坐卧不宁。
  老夫吕鸿儒,江南人氏。小女蓉儿,嫁与许升为妻,家计倒也宽裕。自从他二老去世,这个奴才每日吸烟赌钱,不务正业,我女苦口相劝,他只执迷不悟,以老夫心中思想,
不如叫女儿和他离婚,免得后来没有下场。是我观见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带上小儿宝童,到他家中去看一回了。   
  (唱二六板)
          恨许升小奴才行为浪荡,  
          我女儿常为他两泪汪汪。
          败门风又恐怕家财尽丧,
          倒不如离了婚另寻下场。 (下)
  (吕蓉儿恓惶擦泪上)
  吕蓉儿 (唱慢板)
          吕家女在小房泪流两行,
          悔当初将奴身许与许郎。
  (转二六板)
          论容貌他原来十分俊样,
          论才学他也有满腹文章。
          自那年二公婆同把命丧,
          这赖子行不规任意张狂。   
          不读书不习字不把学讲,
          又吸烟又赌钱出入平康。   
          有时儿我劝他顾惜名望,
          他不听反来拿恶语相伤。
          遇这人真叫我无法可想,
          遇这人真叫我有脸无光。
          清早间出了门不知去向,
          这时候还不知他在哪旁。
          将身儿打坐在庭堂以上,
          等他回我再仔细问端详。 (坐介)
  〔许升带气上。   
  许 升 (唱摇板)
          清早间在青楼和人争吵,   
          被几个无赖子辱骂一遭。
          进门来只觉得心中烦恼,
          又恐怕我的妻恶语相嘲。 (截)
  吕蓉儿 相公回来了?
  许  升 我我回来了。
  吕蓉儿 请坐!
  许  升 我这里有坐。
  吕蓉儿 请问相公,你今天出门做什么去了?
  许  升 吸烟去了、赌钱去了、青楼玩耍去了,你问这做什么?我知道你又要教训我了。
  吕蓉儿 (哭介)哎!哎!哎!
  许  升 真倒霉,你却给我吊丧呀。
  吕蓉儿 (唱二六)
           叫相公不必气满面,
  许  升 你把我的面皮揭了。   
  吕蓉儿 (接唱)
           听为妻把话说心间。
  许  升 想说你就一个劲儿地说!
  吕蓉儿 (接唱)
           你从前曾把诗书念,
  许  升 我把念书当唱乱弹哩。
  吕蓉儿 (接唱)
           何不立志学圣贤?  
  许  升 我就不想吃*(左口右外)生猪肉。
  吕蓉儿 (接唱)
           自那年二老把命断,
  许  升 *(左口右外)天要命哩,谁还把它拉住不成?
  吕蓉儿 (接唱)
           你就与坏人去周旋。
  许  升 我交的都是好朋友。
  吕蓉儿 (接唱)
           走花街来过柳院,
         又吸烟来又赌钱。
         要你学好你不管,
         全不怕人骂祖先。
         有时良言将你劝,
         你的心里不喜欢。
          说的轻了把脸变,
         说的重了把眼翻。
         全不想你我同作伴,
         荣辱利害两相关。
         你不顾声名不羞惭,
         见了人我脸上太无颜。
  许  升 唉!好气也。
         (唱带板)
           听罢言来离了座,
         骂声贱人太可恶。
         我满肚里都是火,
         你还平地起风波。
         我要与浪子同结伙,
         我要与妓女同唱歌。
         世上无有人管我,
         你个贱人奈我何。
         因你平常爱说我,   
         叫人说我怕老婆。
         今后将你口封锁,
         永不叫你说什么。
         假如还今后再说我,
         打死你我另续丝罗。
  吕蓉儿 怎么说!   
         (接唱)
           强盗讲话太可恶,
         气的人心上似火烧。
         适才劝你原为好,
         你不该无故起风潮。
         你不学好我要吵,
         吵吵闹闹不肯饶。
         你也无有轰人炮,
         你也没有杀人刀。
         要打还要说分晓,
         我的人格比你高。
         我不是《珍珠衫》上那王三巧,
         无故休妻你犯律条。
  许  升 (接唱)
           狗贱人来太恶毒,
         敢向火上来泼油。
         上前打这个泼辣妇,
        〔打架介,宝童引吕鸿儒急上。
  宝  童 (进门)
           爹爹快来!他打我姐姐哩。
  吕鸿儒 (接唱)
           我老汉上前问来由。
         我女儿在家丢下丑,
         我替你割了他的头。
         我女儿没有胡行走,
         我与你今日不干休。
         你是男子没操守。
         做的事儿羞不羞?
         悔当初我把眼瞎透,
         把我女儿掀到沟。
         你纵然嫌她不顺乎,
         何必与她结冤仇?
         快把休书你写就,
         我引她立刻去不要你担忧。
  吕蓉儿 爹爹!你不要上气了。
  吕宝童 等我长大了,不打你才怪哩。   
  许  升 唉呔!
         (唱带板)
         老儿讲话太缺欠,
  吕蓉儿 哎呀!你还骂我爹呀?你敢!
  吕宝童 (急近前)嗯!我把你……
  许  升 (接唱)
           骂的我羞愧实难堪。
  吕蓉儿 你还知道羞愧呀?
  许  升 (接唱)
           我这女婿你不满,
         何必当日结姻缘。
  吕蓉儿 你好!你好!
  许  升 (接唱)
           离了你女比水淡。
  吕蓉儿 你还离不了谁呀?   
  许  升 (接唱)
           哪怕我当光棍汉,
  吕蓉儿 只要你能娶下吆!  
  许  升 (接唱)
           今日就把婚姻断,  
         要写休书有何难。
  吕蓉儿 你胡说!
  吕宝童 你胡说!
  吕蓉儿 (接唱)
           我父一时生了气,
         你胡说八道是怎的?  
         倘若还写下离婚契,
         我和你当面见高低。
  吕鸿儒 (接唱)
           叫声女儿向后站, (截)女儿你向后站,待为父和他交涉。
  吕蓉儿 儿我……
  吕鸿儒 (怒介)嗯!向后站。
  吕蓉儿 噢!我便向后站。
  吕鸿儒 唉,门婿!   
         (接唱二六)
         你写休书我谢天。
         要写快写莫怠慢,
         写的迟了我不耐烦。
  吕蓉儿 爹爹他不写了也罢么。
  吕鸿儒 蠢才!事到如今,还能中止?你退后。
  吕蓉儿 哎!真真老糊涂了。
  吕鸿儒 说是你写哩么,为什么不写呢?
  许  升 我么?我却不愿意写。
  吕鸿儒 你胡道!
         (唱带板)
         你说的话儿又中变,
         难道欺压我老汉。
         上前去碰这个小混蛋, (碰介)
  吕蓉儿 爹爹莫要上气!爹爹莫要上气!
  吕鸿儒 (接唱)
           你不写我和你当面去见官。
  许  升 好气也!
         (接唱)
           一阵阵气的我浑身打颤,
         这时候倒叫我如疯如癫.
         放狠心取来笔和砚, (取笔砚介)   
  吕蓉儿 你!你!你……不能写。
  许  升 (接唱)
           黑墨写在纸上边。
         男家女家都情愿,
         情愿断绝旧姻缘。   
         我将休书掷当面, (掷书介)
         拿上走我要把门关。 (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59

主题

8098

帖子

2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06914
 楼主| 发表于 2019-3-26 18: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吕鸿儒 哎呀呀!好大的性子。你写好了,而今我自然要走,何须你再三的催促。 (向蓉儿)儿呀!随父来走。   
  吕蓉儿 爹爹!说是你当真要走?
  吕鸿儒 你看,你看!不是当真,谁还作假不成?
  吕宝童 姐姐!咱快走些。   
  吕蓉儿 走!谁还离不得这屋里, (试探地)   
         走!咱就走。   
         唉,爹爹,说是你先慢走一步,孩儿我将衣箱还没锁呢。   
  吕鸿儒 看你糊涂不糊涂,你是离了门的人了,还管他什么衣箱不衣箱,没啥穿哪怕把他冻死。咱们走!
  吕蓉儿 噢!我已经是离了门的人了,还管他什么衣箱不衣箱,没啥穿哪怕把他冻死。咱们走!……噢!爹爹!你还是慢走一步,孩儿我将面缸还投有盖呢。
  吕鸿儒 你看这个蠢才,尽管说你已经不是人家的人了,还管他什么面缸不面缸,哪怕没啥吃,把他个不争气的饿死,咱走。
  吕宝童 姐姐!你说走哩,又不走了?
  吕蓉儿 我走! (望着许升,留恋地)我已经不是人家的人了,还管什么面缸不面缸,哪怕没啥吃,把他个不争气的饿死呢,咱……走……
         (欲下,回头窃视许升,猛的)噢,爹爹!说是你转来,你转来呀!
  吕鸿儒 (生气地)哎!你又叫我转来作什么?
  吕蓉儿 爹爹呀!
         (唱摇板)
         老爹爹来莫要忙,
         听孩儿与你说短长。
         (转二倒板)
         自从孩儿离堂上,
         (转拦头板)
         常年在此受冤枉。
         (转二六板)
         而今既向别处往,
         叫儿将他骂一场。
         爹爹前行莫后望,
         儿我要泄一泄满腹的冤枉。
  吕鸿儒 噢!怎么说我儿想骂他?   
  吕蓉儿 是的。
  吕鸿儒 事到如今,还骂他什么,留点人情,咱们走吧。
  吕蓉儿 儿我一定要骂。   
  吕鸿儒 好好好!我儿既然要骂,为父就站在这里,给我儿壮一壮胆子。   
  吕宝童 姐姐!走,我和你两个骂去。
  吕蓉儿 噢,爹爹!你和我宝童兄弟还是站在门外,孩儿我才能骂个痛快。
  吕鸿儒 怎么说我和你那宝童兄弟站在门外,我儿才能骂个痛快?
  吕蓉儿 正是的。
  吕鸿儒 如此宝童儿呀,随父来站在门外,叫你姐姐骂去 (欲下)噢,儿呀!你已经是离门的人了,少骂几句,不必做得太过了。
  吕蓉儿 儿我晓得。 (目送吕鸿儒、宝童自上场口下)我好为难也。
         (唱大二六)
         吕家女来好心困,
         见奴夫哭的泪湿襟。
         我今日设下糊涂阵,
         假意儿随父要离婚。
         借着他又羞又气愤,
         好劝他改过能自新。
         转面来我把许郎问,
         你为何自己不思忖?
         你从前读书很勤奋,
         我的父看你贵如金。
         你今和浪子同斯混,
         难怪他老人要断亲。
         看哪样逆来哪样顺?
         看哪样卑来哪样尊?
         你不学好反将人家恨,
         全不怪自己没身份。
         咱夫妻今日缘分尽,
         临行话儿记在心。
         到娘屋我定把命断,
         从此后我们难相逢。
         要相逢除非鬼阴魂。
         说的强盗无言论,
         低下头儿泪纷纷,
         我这里提衣假出门, (欲下)
  许  升 (猛的起身抓住蓉儿裙边)贤妻!你当真要走吗?
  吕蓉儿 不是当真,谁还说谎呢!
  许  升 你走不得。
  吕蓉儿 我一定要走。
  许  升 (接唱)
           你怎肯忍心丢我独一人?
  吕蓉儿 说是你撒手!
  许  升 我不撒手!
  吕蓉儿 (假意地)这还把人急死呀!
         (接唱)
           既怕我丢你一身单,
         只为何不肯听良言?
  许  升 (接唱)
           倘若你把我怜念,
         今后芸窗苦钻研。
  吕蓉儿 (接唱)
           你说你芸窗苦钻研,
         那一伙浪子来纠缠。
  许  升 (接唱)
           怕什么浪子来纠缠,
         我永远和他不粘连。
  吕蓉儿 (接唱)
           你既与浪子不粘连,
         还有些嗜好把你牵。
  许  升 (接唱)
           把一切嗜好都戒断,
         不嫖不赌不吸烟。
  吕蓉儿 (接唱)
           任你说的天花转,
         日子久了把眼翻。
  许  升 (接唱)
           日久若还不改变,
         头上降祸有青天。
  吕蓉儿 (接唱)
           一句话儿明肝胆,
         忙将郎君向起搀,
         咱夫妻好比双飞燕,
         我怎忍丢你一身单。
         只怪你太得伤脸面,
         叫为妻心中好痛酸。
  许  升 难为你了娘子。 妻呀!
         啊! (二人抱头哭介)
  吕蓉儿 郎君。 夫呀!
        〔吕宝童急上。
  宝  童 爹爹快来!爹爹快来!
  吕鸿儒 (急上)我儿喊叫为何?
  宝  童 我姐和那个人又打在一起了。
  吕鸿儒 待为父去看。(进门介)哎!我把你个蠢才!适才你叫我站在门外,你要痛快骂他一场。谁知你却拉拉扯扯的哭个不了,你怎么这样没志气?而今快跟我走!
  吕蓉儿 爹爹!人家说他学好呀。
  吕鸿儒 啊!他还能学好?他一辈子都不得好。
  吕蓉儿 爹爹!他能好,能好,能好!
  吕鸿儒 噢!他能好?能好了你在这住着,怪我这没脸的爱管闲事。从今向后,你就永远不上我的门。宝童!随父来走。
  吕蓉儿 (拉许升跪,许升呆站在一旁,自己着急跪倒)爹!
         (唱摇板)
         老爹爹停步且莫躁,
         听女儿把话说根苗。
         他虽然有错知改过,
         改过重新把人作。
         浪子回头立大志,
         恩爱夫妻怎相抛?
         请爹爹再思再想三思可,
         你莫走儿与你上房备酒肴。
  吕鸿儒 我不吃,我还从脊梁骨上吃下去呀。 (假意的)说是咱们走呀。
  吕蓉儿 (拉住吕鸿儒,暗示许升)哎呀呀!看你痴呆呆地站在哪里……
  许  升 (跪倒)我的岳父!
         (唱摇板)
         适才怪我情性傲,
         你老人家莫计较。
         只因我无知年纪小,
         错把坏人认知交。
         今后立志要学好,
         不叫岳父把心操。
         还要你费心来教导,
         门婿与你把头磕。
  吕鸿儒 这!咦!哈哈哈哈……   
         (接唱)
           老夫听言哈哈笑,
         满腔怒气如风飘。
         只要你今后能学好,
         老夫何必苦操劳。 (截)
         女儿,门婿请起。
  吕蓉儿 爹爹!恩宽。 (同起介)
  许  升 岳父!
  宝  童 姐夫!你前日说给我画一个娃娃哩?画下了无有?
  许  升 倒有一副《海棠图》送给弟弟。
  吕鸿儒 如此同到上房!
  许  升 岳父请!
  吕蓉儿 爹爹      
         (牌子、剧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客户端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qinzhisheng_net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