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秦之声网

查看: 1610|回复: 0

[转帖]【戏曲知识】表演——表演选例4 走雪 杀狗 洞房 断桥等

[复制链接]

89

主题

176

帖子

1万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015
发表于 2004-11-24 19: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走 雪

秦腔传统戏《反大同》(又名《走雪山)中的一折。老生、小旦表演代表剧目,唱做并重。该剧中小旦的“扑跌”、“扎裙翻舞”、“折腰翻身”及老生的“拎衣蹉步”、“抱肩抖须”、“仰面硬僵尸”等表演,颇有特色。叙明朝时,天官曹振邦遭奸臣陷害,家破人亡,其女曹玉莲在老仆曹福的保护下,逃奔大同投亲。途经四十里光华山,天降大雪,主仆备受艰险。曹福冻饿而死,玉莲遇打猎兵救回,到公爹官衙的故事。全场戏可分“仓逃”、“过桥”、“走雪山”三个段落。“过桥”和“走雪山”是该剧的核心。 过桥:曹玉莲和曹福主仆二人进人荆棘枣刺密布的山路后,曹玉莲先是“裙边儿挂住路边草”,她折腰收裙;接着是“青丝又挂枯树梢”,她伸手摘发。行至独木桥边时,曹福年迈让玉莲先行。他过桥时抬腿左右摆晃,颤颤巍巍,浑身发抖,上下颠须,抖水袖而过。而曹玉莲闺门初出,遇见这独木桥,心中胆寒,但事到着急处,又不得不过,便横下心来,一手揪住柳枝,微闭眼睛,不敢下视,乍一看,见桥下是涛涛激流,吓得她头晕目眩,站立不稳,心惊胆颤,此刻,她欲过不能,欲退不得,心情十分紧张,无奈只好双手揪住柳树梢,眼睛死盯直前方,挪动碎步,左晃右荡地前行,唱“独木桥,独木桥,双手抓住杨柳梢。”刚落音,一声【擂棰】锣鼓,曹玉莲“啊”地尖啸一声,后滑腿,前折腰,俯视桥下,瞪目结舌,表现出惊惧胆怯的神态。缓一口气后,鼓足勇气,浑身的劲都使在脚上,哆哆嗦嗦地挪动步子,一边唱:“杨柳梢,杨柳梢,你为何闪我这一跤,这一跤。”一边做前后交步,战战兢兢地踩在独木桥上前行。好不容易过了独木桥,她浑身摇摆,猛然瘫软,—屁股跌坐在地上,呆目结舌地舒气。此时,曹福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他挥泪急扶玉莲,继续前行。 走雪山:过了独木桥,进人悬崖陡壁少路径的深山。主仆二人,大雪天在人迹罕至的深山密林中寻径前行。二人高举双手摆动,表示风狂雪大。相互呼叫,眼上眺,走“剪子股”。突然,玉莲滑倒雪地,连续翻身软腰子旋转,蝶裙舞成圆圈形。接着一个“抢背”跃于雪窖中,玉莲作呼救,挣扎,扑跌,折腰翻身动作。曹福一旁边喊边拉救玉莲,急得蹉步、抖须、摔“锞子”,好不容易将玉莲拉了上来。玉莲连冻带累,加上惊怕,浑身颤抖不已,站也站不稳。曹福见状,急忙脱下自己的衣裳,拎衣蹉步,碎步至莲身边又跪步近前为其披上衣服。玉莲激动的问: “老哥哥,难道你能不冷吗?”曹福打着“牙磕子”,浑身颤抖着说:“不-不-不冷。”接着,冷冻难忍地抱肩、抖须,步履蹒跚地走着,猛然,跌了一个“仰面硬僵尸”,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玉莲跪步上前,抚尸痛哭。 清光绪年间,陈雨农(德儿)将此戏演红,流传于各梆子剧种,关中谚语有:“快走不要歇,看德儿的走雪。”此后,继有李正敏、王月华、杨金凤、张咏华等。1952年,第一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刘毓中、杨金凤演出此戏。秦腔名家何振中、孟遏云等亦各有大同小异、不同路数的表演。

杀 狗

秦腔传统折子戏,又名《杀狗劝妻》。原有本戏《忠孝图》。通常只演《杀狗》这一折。写大夫曹庄辞官回家奉母,其妻焦氏不贤,乘庄上山打柴之时虐待婆婆,庄知情后杀狗诫妻从善、孝母的故事。原演出本从焦氏虐待婆母的情节演起,自易俗社始将这段戏删去,其后一般秦腔的演法也多按照这个路子。全场戏分“担柴见母”、“劝妻”、“杀狗”三个段落,“劝妻”是该剧的表演核心。 劝妻:曹庄带气顿足,怒喊:“焦氏走来!”焦氏一手拿饼,一手拿葱,边吃边上,小碎步行至台前,嘴里嚼着饼,两腮鼓起,说话饶舌,嘟嘟囔嚷说着:“哎呀,刚才和那老害货争吵,把我弄的又饥又渴,烙了个软饼,在正吃哩,不知隔壁她大婶嘛对门她二姨,借米呀嘛借面呀?待我去看。”向门里一探头,见是自己的丈夫,一惊,急忙回身,撂葱吐饼,整装理鬓。曹庄再次催促。焦氏轻抚胸口,咽咽唾沫,口里答应着,定定神,壮壮胆,说:“我给他一笑而上前。”同时,右手抛手帕,抬左脚向前,三小步欲进门。行至门口。抬右脚,退右步,稍停,心事重重地低头沉思,背身默想,忽然有了主意,面露喜色,以轻盈飘洒地快小碎步再次进门,笑嘻嘻地走到曹庄身边。又是打土,又是擦汗,这里用了“活手腕”的技巧,焦氏极尽妩媚地快速地在曹庄肩上轻轻拍了三下,第一次是从下向上翻手势,第二次是从上向下翻手势,第三次是从中间向左右两翻小云手手势。这些动作表现出她在尽力向丈夫讨好。见曹庄不吃她这一套,依然面带怒气,要她“拿老成些”时,她又变嬉笑为气恼地说:“拿老成就拿老成,你不是十七的,我也不是十八的,谁还离不了你这个当家的。”边说边端一把椅子坐在右台口,曹庄见状生气地喊到:“太远了!”于是她又将椅子挪得和曹庄贴得紧紧地坐下,曹庄又厉声说道:“太近了!”她这才挪得较适中些坐下。当曹庄问到母亲的饮食时,她先是有些紧张,却又故作嗔意地抢白了几句话,接着就装出一副极端委屈的面孔,表白自己的苦衷,颠倒黑白诉说婆婆如何虐待她。一面诉说,一面哭起来,没有眼泪就把唾沫涂在眼上,看出丈夫不以为然的态度,就狠狠地偷着在他的背后指指戳戳。但还要争取同情,想凑近他,又怕惹火了他,把椅子搬起来又放下去,最后用脚步悄悄地把椅子推近曹庄,偷看他的神色,怯怯地坐下了。几次想扶曹庄的肩,几次的犹豫不决,手刚触到曹庄,曹庄却不耐烦地甩开她,她似乎由委屈变为怨恨了,站起来磨拳擦掌想打他,走到他身边刚一举拳,被曹庄扭头瞥见,她连忙变怒容为笑脸,借势用手梳理曹庄的头发。在焦氏诉说的过程中,曹庄越听越烦,用脚钩坐椅暗移躲避,焦氏也用脚暗钩椅腿随着移动,最后两人由台中央移到了左台口。 《杀狗》一剧在清末民初时期已由秦腔名旦陈雨农(德儿)演红于关中地区,当时有“快走,快走,看德儿的杀狗”谚语在民间流传。其后以扮演焦氏著名的演员有宋上华、杨金凤、马振华、梁秋芳等。

洞 房

秦腔传统剧目。闺阁旦做工戏。叙打死卢总督之子的田玉川、化名雷全州投军,战场上救了卢林,卢以女婚之,入了洞房,田玉川向卢凤英说明真情,小姐变欢为悲的情节。 该剧是秦腔名旦王天民的代表戏,他表演卢凤英的“笑”,被观众称为一绝。在【小开门】伴奏中田玉川前引入洞房,丫鬟扶卢凤英登场,慢步垂首而行,猛一仰头,眼睛平视看见新郎,迅速的偏颈俯首,左袖掩面微微启唇地媚笑了。这一笑揭示了凤英初见玉川相貌俊美,英姿不凡,笑中暗喜父帅招赘的郎君称心如意。正在目觑心慰间,玉川突然回首一盼,二人目光相触,凤英感刭了羞涩难堪而柔媚的甜笑了一下。这一笑,表示了凤英爱郎而又经不起玉川一看的娇怯心情。入洞房后,凤英独坐檀床,看到玉川酣睡在桌上,唱完【二倒板】后,她上前欲叫醒,但又不好启齿,新婚首次交语,不知该怎么称呼。在偷眼观看新郎,筹思良久之后,鼓足了勇气,急快地跑着轻盈的“碎步”,从台中央的床边向台左侧走来,扶着桌边欲叫醒新郎,口一张,双手举于胸前,停顿刹那,小锣配上“吃打打呆”娇羞的情态从眼上到颜面间泛起,配【一串铃】锣鼓,旋风似的退转一个身儿,低下头,缩脖耸肩,以锦帕掩面地背过身去笑了。凤英唤醒了玉川,同入罗帐后,在更鼓伴奏下,凤英双手把住帏帘唱罢【二倒板】,“碎步”伴【八板】弦曲,与田玉川做了个双出门的动作,走出帏帐,双方一碰面,凤英又是一笑。这次笑与前边的笑截然不同,情绪开朗了,微笑即收。夫妻对坐说情谈爱间,凤英告诉玉川:“我父为了报答将军救命之恩,才把奴家许你婚配”时的一笑,这个笑是从“许”字开始,接着下颚往前一冲,撇着嘴唇,媚目凝视玉川的面部,微笑说出“-你-婚-配。”当玉川说明了打死其兄之后,她从“笑”转“悲”转“恨”,当听玉川说:“翌日投案申明冤情……”时凤英突然变换情绪地说出:“我把你这个无羞无耻的-”手指玉川,先做怒斥态,慢慢由怒变喜的吐出“-哎!郎君呀!”此处的笑是:怒目定睛憋嘴沉脸,渐转舒眉展眼,憋嘴收敛,转而露出微笑之意,这一笑,表现了凤英又爱又恨的复杂心情。 1932年王天民赴北平演《洞房》一折,戏曲家齐如山观后,次日专邀王与田玉川扮演者康顿易抵寓谈其“笑”技,并让王表演几个不同情感的笑。齐看后,赞王的笑可著长文,犹末必尽致。

柜中缘

秦腔折子戏。花旦、小丑应工,唱做并重。描写南宋李督堂之子李映南因被秦桧陷害逃到一农家,村女许翠莲将他藏人柜中,避免了公差的追捕,却被其兄开柜发现,引起误会、纠葛的故事。表演上的特色主要体现在许翠莲这一人物身上,她生长在封建闭塞的农家,平时从不出户,趁母亲和兄长走亲戚不在家,她要到大门外去开开眼界。然而少女的羞怯心理使得她门开而掩面,脚伸而退,目窥头探,把住门框左右审视之后才走出门来。大门外的天地使她感到身心舒畅,不由兴叹:“门儿外到底眼界宽”。于是眉开目展,如笼鸟得释,池鱼得跃。接着是她在门外做针线。此段表演要见出演员做工的细腻:在弦乐伴奏中,她选线,理线,抽出线搭在肩上,换线,合线,咬线,用牙弹线时,板胡配奏“蹦、蹦”的响声,上下理线时,板胡配上“吱-吱”的声音,一个兰花式绕指弹出多余的线絮时,弦乐配上“吱”的一声(每演到此处,观众无不发出会心的笑声)。理好线,注目凝神瞧针孔,再次咬、吐线絮,接着左手捏针,右手拿线穿针,然后在【跳门坎】弦曲中欢快地刺绣。李映南逃上,欲进门,翠莲羞怯地推挡,映南强入并插上门闩。差役叫门急迫,翠莲开柜示意,李入柜,躲过差役的追捕。此段戏表现出许翠莲善良机智的性格。差人走后,淘气返回开柜取“荷包”,揪出映南,绑在树上,兄妹对唱、扯打等一系列的风趣和精彩表演。由党甘亭设计、首由刘箴俗演红于鄂、陕后,王天民演唱的“许翠莲来好羞惭,悔不该门外做针线,相公进门人瞧见,难免背后说闲言,又说长来又道短,坏话千里去流传,这才是手不逗红呀,哎红呀红自染……”突破了传统板式的规范,自由拖长行腔以及重复词句的花腔,表达了人物内心的委屈。加上王天民声腔醇郁甜腻,尤有1934年上海百代公司灌的唱片广泛发行,使得这板唱腔流传深广,村巷习唱不绝。 1981年经郑宗义将孙仁玉原本浓缩,宋上华导演,全巧民、毛文德主演,曾在北京、上海和日本的东京、奈良、京都演出。日本《京都新闻》等报刊著文称赞该剧演出“浓郁的生活气息,诙谐的语言,使人入迷。”该剧是秦腔花旦必演剧目。

《卓文君》

秦腔古代剧。写东汉才女卓文君私奔才子司马相如的故事。小旦、小生、老生唱念做并重的应工戏。 卓文君在【大开门】音乐过门中翻水袖转向观众,缓缓走向台前,轻展水袖,退步转身,表现疾风拂面。接着背身,双袖向后抖甩,唱“秋风萧瑟黄叶飘,红颜薄命苦寂寥,……”。和着音乐的节拍,一会儿轻托长袖,仰天长叹,—会儿长袖拖地,或背或侧,含泪暗泣,展示了文君新寡的幽郁心情。当丫鬟红绡(香)送来了司马相如的《子虚赋》,文君开始不屑一顾,当得知是司马相如的大作,猛然抬头转身,转愁为惊,继而迫不急待地观看。在【花音慢板】中情不自禁地观赏。这里导演特意设计了挺胸立背,前足直伸,后足唯屈,步伐加大,手臂舒展,仰视观赋等成套的表演动作,舞姿刚柔并济,落落大方,颇具男儿气概,打破了秦腔闺门、小旦的表演程式,成为塑造卓文君人物形象特有的表演程式,在全剧中反复变化连用。《抛家》中卓王孙执意要将文君嫁与程公爷,文君拒绝,决心抛家私奔,口念:“敲碎玉笼飞彩凤”时大翻袖,小圆场,接念:“寥阔江天任翱翔”,在【夺头】锣鼓中扬袖、抓袖、单翻袖、大翻身、双翻袖亮相,展现了文君离家私奔的决心。《私奔》充分运用文君身着的大红斗篷,跑圆场、翻身、云步、蹉步,与丫鬟拉手旋转,上下翻身,使斗蓬时而飞场,时而翻腾,充分抒发了文君急赶路,穿竹林,越小溪的紧迫出走和脱离樊笼的喜悦心情。当与司马相如相会时,二人合唱《求凰曲》,借鉴吸收了歌舞的手法,创造了双人舞,充分运用水袖、圆场、转身、翻身、前俯后仰等程式,舞姿舒展流畅,表现了才女、才子的真挚感情。戴春荣演文君获梅花奖。

断 桥

断桥是《白蛇传》中的一折,是秦腔传统神话剧,系秦腔名旦马友仙、马金仙姐妹的拿手戏。她们二人所扮演的白云仙备有千秋。 马金仙所扮演的白云仙唱、做具佳,以声传情。开场,在激越的【尖板】旋律中,一句“与天兵打一仗气冲牛斗”,唱得刚劲有力,高入云天,特别是“天”字显得清、高、亮、强,给人以响彻云端之感,可谓先声夺人。紧接着,在急促的音乐声中,碎步跑场呈弧形上至台左前角,甩袖、转身、扬袖亮相,举目四望,心情憔悴而焦急在“打仓、打仓、打仓”碎步三退中捂腹,弦乐骤起,碎步圆场,双甩袖亮相,一幅惨然败阵、仇恨交加的白云仙形象,准确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凄凉焦虑四顾,与随后退来的青儿相遇,退步急上,拉青儿手,就地转圆场,互看安然无恙才放下心,从肺腑中发出“忍不住痛煞煞血泪交流……”,心力交瘁,向前抛袖,一抛、二抛,双手捂腹,摇头接唱“害得我好夫妻不能聚头”,一个踉跄,青急扶,二人手挽手圆场,昏倒,青儿急呼“姐姐——”,唱“梦儿里又听见青儿呼唤”,她痛苦地睁开双睛,看见朝夕相处、情同手足的青儿一阵酸楚,痛煞煞高呼“菁-儿-”,泪如雨下唱:“与青儿手拉手珠泪不干,淹金山报冤仇未能如愿…”,怨恨、咬牙、擦泪、腹痛,当听说来到断桥时,精神一震“噢-”,抛袖、拖袖向前走至台口,感慨万分唱“旧地重来到,往事难追索,仰面把天怨——”甩袖、跑场半圈,是气、是怒、是悲、是痛……倾泻而出,一声“天啊——”,高耸云天,表达了她的满腔哀怨、悲痛欲绝的心理状态。唱“你杀我白云仙太得的绝情了”,伤悲、楚痛一指,退步、撩袖,悠悠唱出“恨一声许官人做事短见……”四句慢苦音二六,伤心落泪,行腔委婉动听,拖腔优美自然。特别注重了重点着色办法,如在【苦音二六】板中的唱腔揉正旦中低音区浑厚有力的特色,同时也吸收了肖若兰、马友仙唱腔艺术特点的柔和韵味,如在“结发后相恩爱未有月满”,句唱腔中,其特点尤为显明。同时还采用了李正敏先生的唱腔特色,唱得悲痛真切。在“我二人在空中一处交战”(“仓”加一铜器)后转【快二六】“那童子显原形好不森严……”,唱出了她救夫盗仙草艰苦搏斗的紧张气氛和险恶处境,借以衬托出白云仙善良、纯真的美好心灵。大段唱腔完后,三扬袖、双抛袖,扶青儿缓缓走向断桥亭内。 | 许仙逃出金山寺也来到断桥,青儿发现怒杀许仙,白云仙不顾腹痛急上前,左挡、右挡、甩袖抓住青儿的手,青儿甩开砍杀许,白踉跄上前急挡,站中场阻拦,青追杀许,白就地转身、扬袖、颤袖、一柱香水袖,跌倒慢挣扎而起,口呼“青-儿--”碎步圆场,眼看青砍许头,情急惊呼一声,双水袖抛出,一手抓青儿,一手护许仙在【大雷锤】“嘟儿——仓”中亮相,起【垫板】,腹痛,扔开青儿手“抛袖”捂腹,用大段唱腔表达了白云仙深深钟爱许仙如泣如诉和对法海怨愤、憎恨的内心情感。 处于精神上、心灵上、身体上压抑的白云仙,虽悲痛、委屈,但她不武断,让许仙把话说完,当许仙认错,恳求自已时,善良的云仙谅解了夫君的过错,并劝说青儿,在她情真意切地调解下,使矛盾和解,将机恨聚集在法海这个大魔头身上。这里的表演、唱腔都表现出了白云仙善恶分明,疾恶如仇的人物性格和完美形象。 马金仙所扮演的白云仙,从人物心里活动入手,精选形体动作,唱腔音乐,使那一回眸、一闪身、一抛袖、一亮相、一句白、一段唱均符合人物身份的内心变化。而她那扎实的基本功,传神的表情使人物的美更加丰满合谐,收到了含而不露,华而不浮的艺术效果。她与其姐马友仙演出的《断桥》,在西北地区家喻户晓,影响极大,被誉为秦腔界的姐妹皇后。马金仙曾以此剧多次参加省、市会演并均获一等奖。她的唱段被收录在《陕西百名演员唱腔集锦》中,同时被中央电视台收入《艺苑撷英》专题片中。

不受尘埃半点侵 竹篱茅舍自甘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客户端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秦之声网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