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722|回复: 1

浅析任小蕾的表演(作者:邹敏)

[复制链接]

2119

主题

8483

帖子

29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0991
QQ
发表于 2016-8-17 17: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秦野 于 2016-8-17 17:23 编辑

0.jpg
浅析任小蕾的表演
文/邹敏
今日喜折桂,清香满艺苑。
妖娆花迟开,妩媚醉桃园。
雀台歌女泪,雪飞窦娥冤。
世人说梅香,谁知经苦寒。
    这是我在任小蕾获得第二十三届梅花奖后有感而发即兴写的。很早就关注任小蕾的表演,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任小蕾所塑造的李慧娘、窦娥、桃小春、宫小花、李淑珍、阎惜娇、翠云、来莺儿、柴郡主、古丽……不同时代、不同身份,性格迥异的人物形象,几乎没一个不是过目难忘的。身处梨园世家的任小蕾在继承传统和发展创造两方面都是很有造诣和贡献的。任小蕾的扮相俊美,形象塑造光彩夺目。她是集唱腔、做功、塑造人物的感觉于一身的全才演员,她的表演最大的特点是"以情传声、以做送情"始终把"情"作为表演的灵魂,所以她的表演质朴、高雅、大气、隽永。任小蕾嗓音清脆,甜美透亮、吐字明快,表演真切。最主要的是她能抓住人物性格、心理活动、环境影响和舞台的行动线,再利用那种得天独厚的唱腔和扎实的表演基本功将人物活脱脱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她同时善于博采众长,广泛吸收,形成独具特色的表演风格。
以情传声、以做送情
    "情"是戏剧的灵魂,失去了感情的表演和唱腔就会干涩、枯燥、无味。而赋有激情和柔情的表演和唱腔就不但能动人、感人,使观众回味无穷,而且能引人入胜地使演员与之共鸣。演员在舞台上表演都是通过情感的传递和观众沟通的,而传递的手段就是唱腔和表演。这就要求演员唱腔、念白要有"情",表演要有"韵"。演员在舞台上的吞吐收放、一张一弛、一举手一抬足都要彰显人物的情感世界。
    任小蕾的表演始终将"情"放在首位,她表演最大的特点是能"声情结合、以情传声"。让人物的情感渗透到自己的骨子里,再通过唱腔、念白和表演传递给观众。传统剧《窦娥冤》,李应真、马友仙等诸多老艺术家已经将标尺定在了舞台上,一般演员难以超越。而小蕾的表演独树一帜,让观众眼前一亮。在"厅房"一折,小蕾一出场伴随慢板旋律中放下针线,紧锁眉头,慢慢起身,轻飘轻柔,徘徊逗步中唱到"有窦娥在厅房焦急等候……"。将一个刚刚丧夫和婆婆相依为命,忧愁哀怨的窦娥活脱脱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在"杀场"一折,刚刚哭天喊地、奋力抗争后神情恍惚的窦娥面对前来祭奠的婆婆,一声尖叫"婆婆——!"后依偎在婆婆怀里,她先从喉头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忘不了,忘不了你把我儿女看待……"。然后由低到高,从心底里喷发出了窦娥此时的委屈、无奈、伤感、悲愤和对婆婆的依恋、对爹爹的思念以及对赃官的憎恨等交织在一起的复杂的情感像火焰一样燃烧着观众。
抓住人物性格 耸立人物形象
    任小蕾善于创造,在继承的基础上做了大量的改革创新,除对传统剧目作去芫存菁的整理改动之外,无论唱、念、做、打与剧目、唱词、服装、扮相、等均有适合于自己风格和与众不同的设计。尤其在现代剧艺术创新的表演手段的吸收,以夸张的手段用外部形象与动作塑造人物,造成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她首先能抓住人物的性格特征, 当她拿到剧本后首先反复阅读剧本、吃透剧本,然后闭眼思索,分析所塑造人物的外在形象、内在性格以及在舞台上的行动线等等。然后钻进人物的内心世界,从思想上认为我就是剧中的人物而非舞台下的自己。她尽力用自己的认识水平去揣摩、研究剧本要求角色的性格特征,并以自己的创作方法和技巧去尽力去塑造人物形象。她在现代剧《迟开的玫瑰》中饰演宫小花一角。宫小花虽有世俗、做作的一面,但她能博得温馨市长钟情就更有她可爱、可取的优点。所以在宫小花身上要更多地彰显现代女性的气质和风韵。当宫小花追随温馨到乔雪梅家时看到自己丈夫和前女友时,如果按宫小花是一个低俗的女人去处理,一定是醋意熏天。而任小蕾在一出场两手一摊,显得洋洋自得。"看我猜的准不准,看雪梅就是看雪梅么……"既显得大气,又让观众看到了同学之间的亲情,还露出了一点醋意的成分。
   任小蕾在表演中运用水袖、身段、步法,结合眼神和面部表情,都能吻合剧情及人物的特定处境于思想,显示了她提炼生活、再现生活的深厚功力。一些特殊技法的运用更有浓墨重彩的效果。
韵味醇正 深沉隽永
    任小蕾的唱腔庄重沉稳、清澈透明、大方流畅,高音清亮、中音纯净、低音丰满。念白苍劲、爆满,讲究喷口,富于力度,口风犀利老辣而且音乐性强,善用语气词,有时接近于口语,生活气息浓厚。无论表达风趣、庄重、愤恨、哀伤的情绪,语气都极为自然生动。在新编历史剧《雀台歌女》 中她充分发挥了声情结合的演唱特点,来莺儿捡到吉祥桃符时触景生情"幕地里吉祥桃符从天降,勾起我往日的蜜意柔肠"小蕾在"幕地里"三个字稍加了一点力度,然后轻吐缓出如涓涓细流般的道出了来莺儿对王图的思念。特别是"柔"字的拖腔,小蕾在这里稍加了一点眉户的"老龙哭海"的旋律,从而加重了对恋人的思念之情。这一句虽然是秦腔传统的"尖板",但小蕾在声腔处理上充分发挥了她声音饱满、拓展性强的优势唱出了"情",唱出了"美"。特别是一个"日"字,还有一个"柔"字,用的是巧劲,不是拙劲。这些可能就是小蕾唱法上的特点:古拙、朴素、淡雅、醇厚,这是小蕾在表演上的一个高度。
    同样是在《雀台歌女》中对曹操一场的"长歌当哭,祭奠亡灵"的念白中,小蕾在说"亡灵"这两个字的时候气沉丹田,咬住字头由低到高缓口喷出,然后又缓收。这一处理恰如其分地表达出了来莺儿对王图的无限思念,又蕴含着对曹操的哀怨。
以形传神   神形兼备
   "意境":就是观众遐想的空间。这就要求演员在表演中不但要将人物的意图通过唱腔、念白和形体展示传递给观众,而且要在唱腔的结束和表演的收尾给观众留下无限的遐想。任小蕾的表演做到了这一点。
   我们都知道在戏曲表演中,无论演唱还是表演,都是为塑造人物形象而服务的,而小蕾在传统剧《状元媒》中对柴郡主这个人物形象的塑造中,首先能找准人物的性格特征,使自己熔于剧情当中,将人物内在的纯真、善良、既有青春少女对爱情的憧憬,又有受过皇族教育的高贵气质积极转化为外在的形象展现出来。因此表现出了人物的精神世界,达到了揭示其内在心理的效果,择取最生动的画面于观众。
   由于她深挖了柴郡主内心的情感,所以在表演中就把人物内在的心理活动和感情节奏,就能积极地转化为外在的形体动作表现出来了。在表演中,她既注重戏曲的手、眼、身、法、步传统程式的运用,又吸收了青衣、武旦及话剧的一些台步、身段和念白以及生活化的动作,所以她一举手,一抬足、一板唱、一段白都很讲究,千锤百炼,精益求精。柴郡主不是苏戌娟式的小家碧玉,也不是窦娥身出书香门第。柴郡主除性格特征之外,她是身居皇宫的郡主,她受过良好的皇族文化教育和礼仪教育,柴郡主有着与众不同的皇族高贵气质。例如小蕾在"劝妹"一场的处理中让柴郡主这样一个青春少女在遇见如意郎君时的喜悦和对爱情的期盼不是彰显在唱腔和表演里,更多是体现在眉宇之间和身段里。而在唱人们耳熟能详的"柴郡主在深宫笑容满面"的唱段时更多的是将喜悦化作含蓄、内敛的声腔来处理,让喜悦显露在一举手、一抬足、一转身、一亮相之间,从而将柴郡主温婉如玉、清纯似水的性格特征熔化于戏曲的"四功、五法"之中,使人物具有鲜明的个性,成为生动活脱的舞台形象展示在观众面前。达到了"以形传神、神形兼备"的艺术效果。
    小蕾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能把握住人物的性格特点,能以真实的情感赋予了唱腔无限的魅力。在表演中他充分运用自己扎实的基本功和娴熟的表演技巧与人物内在的情感世界巧妙地结合起来,做到了豪放中露出洒脱、柔情中又见刚毅。因此达到了描绘情态,揭示人物内心活动的目的。
    任小蕾在表演中努力追求一种质朴、高雅、大气、隽永的情趣韵味,从人物的性格中升腾出一种有诗意的哲理蕴涵,使人物的内涵大于理性概念。往往她在表演中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体现出悲伤、古朴、阴柔之美和强有力的律动感。从而达到了烘托气氛、表达意境、深化人物性格、推动剧情发展的目的。从而倍增了观众浮想的空间,进入欣赏的心境和情绪。

祖籍陕西富平县,西安纺院把书念,毕业之后混口饭,落脚古城捡破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扫描二维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